第73章:比試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為符正文卷 第73章:比試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里三層外三層的百姓圍得疏泄不通,溫頌跟著護衛過去的時候,前面正菜市場一樣聒噪著。

    護衛眼見著這沒辦法通過,最后不得不大喝道:“讓一讓,都讓一讓,溫副會長來了。”

    聽到喝聲,百姓這才發現溫頌在后頭,挨挨擠擠竟然還給擠出了一條約莫一人半寬的路來。不少認識溫頌的人還給他打了招呼。

    臺上的人正臉紅脖子粗地在那理論著什么,大約四五十歲的樣子,穿著一件灰色馬褂,上頭落著不少灰,像是剛剛從地上爬起來似的。溫頌覺著這大概是炸爐了。不過這人,顯然還是不服輸的。

    溫頌瞧著上面挑戰失敗的工會內符師,眉頭微皺,說道:“馮鶴歸,下來吧。”

    被叫做馮鶴歸的人是工會內中等水平的符師,素日里就有些心高氣傲,是以人緣并不是很好,縱然有比賽,喝倒彩的倒是比喊加油的更多。

    可是這次,前來比試的偏偏還不是本國人,而是朝國的。

    馮鶴歸再不愿,終究還是得聽副會長的話,對著溫頌一行禮,低聲朝著對手道:“你別以為出老千贏了就是你贏了。不入流的下三濫手段也敢拿出來用。”

    那朝國符師見馮鶴歸跳下比試臺,見到溫頌,便也下來對著溫頌拱手行禮:“溫副會長,久仰。在下鄭逐風,朝國人士,此次特地來貴地切磋學習。”

    “學習不敢,互相交流罷了。”溫頌還算客氣,問道,“鄭符師現在可有落腳點,還是打算在這多比試兩場?”

    鄭逐風也是個高傲的人,向來認為朝國就是要比其他國家更厲害些,符師也是。因此對上別國的人,總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這也是之前溫頌看到他一舉一動便心中有些不喜的原因。

    “我覺得我可以再繼續比試,還請溫副會長選人參加比試。我在從朝國動身之前便已經考到了六段符師。”鄭逐風驕傲地挺了挺胸膛。縱然言語恭敬,但是眼底終究還是不屑的。

    六段的實力,如今還在工會內的,除了幾個元老級以下的,只有一人,這還是剛剛接了任務出去了。若是派出七段甚至八段的,讓人覺得他們輸不起又不好,贏了也是傳出去說他們欺壓別人。

    秦老站在身后,臉色有些沉,表情和溫頌如出一轍。

    底下的百姓聽到之后大多興奮,符師工會在這的知名度已經成為了他們的信仰,在他們心里,符師工會自然是必贏的。也只有加入符師工會比較久的人才知道如今的窘境。

    蘭笑手動了動,最后還是沒有出聲,望著溫頌看他幾次欲言又止,最后他只是笑著說道:“比試下午進行如何,現在都已經中午了,遠來即是客,更何況才剛剛比完一場,鄭符師應該先休息休息。”

    鄭逐風不屑:“不用休息。”

    蘭笑悄悄拉了拉秦老的袖子,探身在秦老耳邊說了什么,秦老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最后點頭答應了,站出去對著溫頌說道:“不用擔心,答應他。”

    鄭逐風看著秦老,有些疑惑,而溫頌聽得秦老這么說,他從來不是什么無的放矢之人,拍板同意了。

    “好,我們符師工會應戰。”溫頌問道,“老秦,你是想讓誰去?”

    秦老拍了下蘭笑的肩膀,笑道:“我徒弟啊。反正不用比成品,比點其他的就行。”

    “你徒弟?”溫頌有些好奇,目光落在蘭笑身上。

    他徒弟有什么本事讓他這么自信?

    蘭笑走出去,對著鄭逐風說道:“我和你比。不過比的不是煉制符箓,而是基本功,提純。你,應戰嗎?”

    被一個小娃娃這么挑釁,鄭逐風有些不耐煩:“小孩湊什么熱鬧,下去下去,讓你家大人來還差不多。”

    蘭笑悠悠問道:“你不敢?”

    “誰不敢了!”鄭逐風瞪了她一眼,“我以大欺小總不好。”

    “比的是基本功啊……提純,你怕什么。”蘭笑嘆了一口氣,說道,“所以,比不比?”

    “比就比!這是你自找的。”

    鄭逐風也不怕名聲不好什么的,反正這是符師工會的決定,到最后輸了,反正名聲差的也不是他。

    兩人上了比試臺,用的鼎是符師工會的普通鐵鼎,手邊放著的靈植,是一種雜質極多的黑紅交錯的菌類,極影菇。

    看到一個孩子和那朝國符師一起上臺,下面站著的百姓便有些不自在了,甚至不滿于符師工會竟然派出這么個孩子應戰。怎么,是怕輸的太難看,讓孩子去就比較不丟臉嗎。

    溫頌站在一邊讓護衛們維持秩序,對于唏噓聲自然沒有多做理會,目光看向臺上的兩個爐鼎。

    蘭笑用精神力仔細感知了一下這極影菇,再三掂量之后才開始生火。等鼎內溫度上來之后,將極影菇投到鼎內。

    此時,鄭逐風已經完成了第一遍提煉,將大些的雜質給剔了出去,他的精神力告訴他,邊上這個小孩才剛剛將極影菇拋進去,心下更是覺得這一把自己又要贏了。行云流水般將剩下的極影菇也全部拋了進去,鄭逐風沉浸在自己的提煉當中,沒再關注蘭笑。

    臺下的人小聲討論著,溫頌看著蘭笑的動作,瞥了一眼秦老,說道:“沒想到你徒弟還是個挺不錯的苗子。我說你怎么從來不收徒這次卻收了一個。”

    秦老洋洋得意:“那是,我徒弟必須是最好的。”

    比試臺上,蘭笑正將自己的精神力伸入極影菇液中,原本極影菇內稀薄的靈力竟然在提純之后緩慢的將靈力吸收進液體中。

    這一方天地間忽然就出現了這樣一個怪異的現象,臺上的兩個鐵鼎內液體緩緩形成的過程中,周圍的靈力像是打架似的往兩人爐鼎內躥去,你吸收一點我吸收一點,成了拉鋸戰。

    蘭笑一點也不慌,甚至還在腦海中喚了陌暮一聲:“陌暮,你幫我看著點邊上那個鼎內的情況。你可以探到他提煉度有多少嗎?”

    “可以。”陌暮興奮地說道,“這個簡單。”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為符》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為符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為符》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