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龍王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夢境電影公司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章:龍王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東海。

    三艘船掛上了夜桑國商船的旗幟,龍王號則遠遠的吊在后面,路上碰上了一艘夜桑國的商船,溫紹良立刻率領著人搶了這艘船,然后冒充夜桑國的船隊一路沿著夜桑國的沿海海域直奔紅葉島。

    一路之上算是有驚無險,直插紅葉島這個重要的夜桑國海盜港口。

    而這個時候,天將傾盆大雨,大海之上電閃雷鳴,海浪滔天。

    紅葉島的碼頭之上停泊著大量船只,看起來附近的不少船只都因為風暴而停靠在了這里。

    陰沉的天色下,可以看到島上的燈塔和屋子里的火光,不難以想象得到此刻夜桑國的水手們正在那里面享受著美酒、美食還有女人。

    和這讓龍王號甲板上不少還在淋雨,又冷又濕的船員們非常火熱。

    “瑪德!我們在外面風吹雨打,這些家伙在里面打的火熱,等會我就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別急!等會這座島就是我們的了!”

    “老子的大刀都已經饑餓難耐了。”

    二層甲板船舵旁。

    “嘩啦啦啦啊!”

    大雨之中,溫紹良站在甲板之上,身上的衣服濕透了,臉上頭發全部都是水,拿著一個望遠鏡望著遠處的紅葉島。

    大副劉風也冒雨站在溫紹良的旁邊,關注著遠處紅葉島的情況。

    目前看起來紅葉島之上根本沒有人預料到有人會在這么強烈的風暴之中攻打紅葉島,更不會想到大胤的海盜竟然敢深入到這里,闖入夜桑國海盜的核心海域。

    所以島上沒有什么防備,加上風暴和大雨,給他們營造出了一定的有利環境。

    不過劉風依舊有著一定顧慮:“真的要打紅葉島?豐田光一郎可不好惹,就算我們成功了,這將自己都給獻祭,化為了鬼將軍的瘋子估計得滿大海追著我們報仇。”

    溫紹良將眼鏡一手,一雙眼睛露出凌厲至極的神色:“當然要打!怕他我們就不用出海了。”

    “這島上富得流油,什么都有,有我們想要的船,我們想要的財寶,更有我們想要的秘術。”

    “我們只要成功了,名聲、勢力、底蘊都有了,一次就能夠賺個盆滿缽滿。”

    溫紹良臉上盡是貪婪和瘋狂,比起那號稱鬼將軍的豐田光一郎也不逞多讓。

    “而且干完這一票,我們就馬上離開東海,去南洋然后轉道南海,我們的目標就是前往西洲大陸,做這個時代的第一批開拓者。”

    “他豐田光一郎要是有種的話,就追著我們的屁股跟著我們一起去南海、去風暴三角,還有魔怪之海吧!”

    “哈哈哈哈!我就怕他沒有那個膽子!”

    溫紹良沖到了前面,朝著下面的加班大聲喊道:“黑子!”

    一個光頭大漢在暴雨中立刻抬起頭來,朝天大吼:“在這!老大!”

    溫紹良立刻發號施令:“放小船下去,讓水鬼行動,首先帶人給我將燈塔和岸上的幾個暗哨給我拔了。”

    “炮手就位!火藥桶都給我搬出來,火炮預備!”

    “等會我一聲令下,然后就對著碼頭開炮,將炮彈都給我打光,一個不留!”

    “最重要的是將他們的船都給我擊沉,我要讓他們一艘船也開不起來。”

    吳黑子這個時候提問道:“岸上呢?岸上怎么辦?估計最少得有兩千人,而我們只有三百多個。”

    “怕什么?兩千人中只有一千多人能戰,剩下的都是老弱婦孺,我們這一輪炮下去,里面不少人都一哄而散,你當他們是什么正規軍嗎?厲害的都被豐田光一郎都帶走的,剩下的都是一群垃圾,這樣的垃圾你們都打不贏,還出海做什么?回家吃奶去吧!”

    溫紹良瞪著眼睛,就好像一只老虎,兇神惡煞的充滿了嗜血味道。

    “我們三百多個好手只要齊心,一波就能夠將他們沖垮,嚇破他們的膽子。”

    溫紹良嗓門提高了八度,仰天怒吼:“兄弟們!狼吃肉狗吃屎,我們這一次過來就是要發大財的。”

    “看見沒有,那座島上什么都有。”

    “就看你們夠不夠膽子去搶了。”

    溫紹良的計劃堪稱大膽而瘋狂,但是能夠做海盜的酒沒有幾個不瘋的,此刻被他一激,手底下的海盜一個個嗷嗷直叫。

    看到士氣可用,溫紹良立刻大喊。

    “還等什么,快點動起來。”

    “黑子你率領水鬼先上去,摸清楚情況發信號指引方向,炮手就位給我轟。”

    “其他人都準備好登陸作戰!”

    “搶光他們!”

    暴雨之中,死亡侵襲紅葉島。

    幾十個水鬼泅渡上岸,拔掉了岸上的哨口之后,然后放出信號。

    島上的人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遠處的大炮聲就響了。

    艙內炮口一門門大炮推了出來,兩艘上等的戰船加上龍王號,還有剛剛搶來的一艘由商船改造的戰船。

    近百門大炮絲毫不留余力的對著岸上齊轟,一瞬之間讓人感覺天旋地轉,大地都在轟鳴。

    趁亂之中,有人大喊:“不好!是大胤水師打過來了!”

    “大胤水師來了!”

    “大家快逃!”

    所有人嚇得一哄而散,如同無頭蒼蠅一般的在島上亂竄。

    溫紹良率領著所有水手朝著島上攻去,下雨天火槍失去了效果,溫紹良來勢洶洶,將幾個堡壘一瞬間攻下,砍下他們的腦袋,用他們的身體當做盾牌朝著前面攻去,直接插入了對方的老巢之中。

    廝殺、劫掠,所有人都好像瘋了一樣不顧性命。

    那紅葉島上的不少人,仿佛看到了一群和鬼武士一樣的惡鬼沖了進來,失去了抵抗的力量跪倒在地。

    紅葉島徹底失陷了,島上的東西被溫紹良當著人劫掠一空,連同豐田光一郎給自己造的廟宇,都被溫紹良給砸了。

    龍王溫紹良的名號,始于這一戰。

    ————————————————

    夜海之上。

    夜海之所以被稱之為夜海,不僅僅因為這里是中洲和夜桑國之間的海域,同時還因為這一片大海終年陰云籠罩,深沉如夜。

    此刻大海之上夜桑國海盜和夜海七天王率領的船隊圍繞著一座小島周圍正在發動著大戰,這一戰將真正決定整個夜海的歸屬。

    一艘血紅色的戰船揚起飄落著紅葉的旗幟,船上則是一個個披著夜桑國甲胄,帶著面具如同鬼神。

    正是豐田光一郎的紅葉丸還有他手下的鬼武士。

    他們在船港之上,等待著夜幕徹底降臨。

    這兩日里,豐田光一郎憑借著紅葉丸夜襲和夜戰的能力,連續打殘了夜海七天王之中的兩位天王,更有以一敵三打退夜海七天王勢力的戰績。

    導致夜桑國海盜一方士氣大振,而夜海七天王一方則是士氣衰落,原本聞訊聚集而來想要撿便宜的各方勢力,更是有聞風喪膽之勢。

    這也逼得夜海七天王不得不提前發起決戰,想要趁著白天剿滅夜海之上的夜桑國海盜勢力,將豐田光一郎逼退。

    豐田光一郎穩坐釣魚臺,只等待著自己最后的出場機會。

    而這個時候,一個鬼武士肩頭扛著一直鳥極速沖了上來:“豐田光一郎大人!紅葉島的鬼鳥發來了信息,有人正在攻打紅葉島。”

    豐田光一郎的閑情逸致一下子被打斷,沖了起來。

    “什么?混蛋!”

    “到底是誰干的?東海上有誰敢打我的紅葉島。”

    跪在下面的鬼武士:“不清楚!根據鬼鳥帶來的消息里說,很有可能是大胤水師新軍。”

    聽到大胤水師這個名字,豐田光一郎臉色一下子變了,但是立刻穩定了下來:“不可能!大胤水師將領王騫倫已經率領著船隊南下了,怎么可能出現在東海。”

    “大人!可是歸鳥帶來的消息是這么說的。”

    “就算是,也頂多只是大胤水師新軍麾下的一支船隊,主力不可能來東海攻打我的紅葉島。”

    身旁穿武士打扮的另一個身高兩米多,胖的如同一個圓球的鬼武士站了起來:“大人!不論是誰,大人,我們現在應該馬上趕回去救援紅葉島。”

    豐田光一郎看了看海上的戰局,天色越來越暗,馬上就到了他應該出場的時候了。

    而大海之上夜海七天王的船隊節節勝利,已經逼得夜桑國的海盜們進入了絕境,如果他這個時候走了,恐怕夜海的鐮鉤盜、天海寺、池田這三大勢力將會徹底滅亡在這里。

    不過豐田光一郎可分得清孰輕孰重,他來這里不過是因為夜海的海盜勢力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邀請他們過來,同時豐田光一郎也想要一批精壯且充滿煞氣的人血祭自己的紅葉丸,增強紅葉丸的力量同時增添一批鬼武士,而不是為了真正幫助這些夜海的海盜們爭奪什么夜海的掌控權。

    海盜之間可沒有什么家國情懷和情誼,只有赤裸裸的利益。

    他看不上夜海,更看不上夜海的這幫海盜。

    這只是順手而為,增添自己的力量為后面做準備,而紅葉島是他經營多年的老巢,花費了無盡心血和力量才建立起來的一個海島港口,是他多年的底蘊和勢力范圍,更是其威望所在。

    如果丟了等于他就真的成了海上的無根之萍。

    豐田光一郎不過考慮了片刻,立刻下達了命令:“我們立刻返回東海!”

    所有鬼武士站了起來:“是!”

    以紅葉丸為頭部的船隊開拔揚帆,夜海之上炮火連天,戰亂不休。

    鐮鉤盜、天海寺、池田正造等海島勢力原本就對著后方翹首以盼,此刻看到了豐田光一郎的動作,一個個夜桑國海盜大叫出聲。

    一個穿著僧衣,光頭有戒疤的大和尚站在船頭之上舉刀怒吼:“豐田光一郎大人動手了。”

    手下的海盜夜一個個眼睛都亮了起來:“我們有救了!”

    遠處楊著鐮鉤旗幟的夜桑國海盜船上,一個個海盜鬼哭狼嚎:“這些該死的大胤人,在豐田光一郎的鬼武士面前,他們都會被砍下腦袋,用鮮血祭祀鬼神。”

    夜桑國海盜一伙驟然士氣大振,甚至有反打回去的氣勢。

    但是他們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勁,那豐田光一郎率領著船隊,根本沒有朝著他們過來,而是向著東海的方向而去。

    “不對!我們在這!”天海寺的海盜和尚一個個都傻了眼。

    “你們跑錯方向了!”

    “豐田光一郎跑了!他拋棄了我們!”

    “該死!豐田光一郎這個叛徒!”

    這個時候作為夜桑國海盜重要主力和支援的豐田光一郎卻立刻率領著自己的船隊,棄他們而去。

    大海之上,所有參與這次夜海天王之戰的夜桑國海盜絕望了,看著海面之上大量夜海七天王的船隊和大胤海盜圍攏過來,將他們分割剿滅,和他們的船只一同沉入大海。

    這些夜桑國海盜一個個怒罵著豐田光一郎的名字,在怨恨和不甘之中死去。

    成為了永遠漂流在大海,回不到故鄉的亡魂。

    夜海七天王率領著船隊,順利登陸島嶼之上,在島嶼上池田正造的大本營,將鐮鉤盜、天海寺、池田正造三伙夜桑國海寇的大小頭目,全部斬殺。

    然后將他們的旗幟遮落換上了七天王的旗幟。

    自此,夜海天王之戰終于落幕。

    七天王掌控了這片大海,夜海天王的名號也變得更加名副其實,王碩、周路、閆曾、張候官、陶三、張鴻銘、沈默七人真正成為了夜海的主人,甚至是名字能在史書之上被提及的夜海海盜,算得上是載入史冊了。

    而連夜奔襲,連船隊都扔下日夜不休直接趕回到紅葉島的豐田光一郎,登上紅葉島的時候就看到整個紅葉島已經化為了一片狼藉。

    豐田光一郎狂怒沖上岸,到處都是尸體,昔日繁華的港口已經淪為一片廢墟,再往上,豐田光一郎這么多年積攢下來的財富、底蘊全部被劫掠一空,被人搬得干干凈凈,絲毫沒有留下。

    庫房之干凈得老鼠都不愿意進來。

    豐田光一郎摘下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略顯老邁和帶著一縷灰白的頭發,整個人都不斷的顫栗。

    然后,他看到了徹底讓其瘋狂的一幕。

    在他為自己建立的寺廟中,豐田光一郎的鬼武士將軍神像被推倒在地,還充滿著尿騷味。

    廟宇墻壁之上寫滿了大胤文字——龍王溫紹良到此一游。

    豐田光一郎腰間刀光一閃,一劍將墻壁斬為兩段。

    墻壁轟然倒塌,揚起塵灰,還有那豐田光一郎的怒吼:“溫紹良!你逃不掉鬼神的詛咒,我要放干你的血,將你制成活尸綁在石頭上沉入大海,讓你魂魄永生永世遭受折磨。”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夢境電影公司》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夢境電影公司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夢境電影公司》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