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離別(補:第五彈~)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生命拔節之時正文卷 第142章:離別(補:第五彈~)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許強聽著皺了眉:“你抹了嗎?”

    莫一笑的聲音輕輕的,帶著一絲慵懶的倦意:“當時我想的是,我的事情鬧大了,和你也分手了,再怎么樣我都會被罵了,不可能還能有錢還債了。要是榮哥對我有什么要求,那就這樣吧,我沒什么要掙扎了的。”

    許強靜靜地聽她說著,慢慢地抱緊她。

    “我就劃掉了,”林未遲抬起頭來笑了笑,“沒有絲毫猶豫。”

    許強揉了揉她的腦袋:“傻瓜。”

    “后來榮哥說起到我家打我爸那件事情,”莫一笑捏著許強胸前的衣料,“他說他當時看了我一眼,我看見自己的爸爸被打居然沒有像其他小孩子一樣哭。”

    許強不打斷她,幫她拍著后背。

    “我知道我爸爸欠了很多錢的時候,我媽拿著一張卡和一堆零錢告訴我,我們一家人都完了。”

    許強嘆了一口氣。

    “那時候我太小了,不懂完了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我媽哭得好傷心,我就跟著哭。”莫一笑一直在含笑,眸光不知道在注視哪里,像是在黑暗里注視著某種讓她心安的東西。

    “是后來我才知道的,我媽媽哭的,是自己的愛情完了,還有我的人生也完了。”

    “現在才剛剛開始。”許強看著休息室頂上的通風口,聲音柔和得不像話。

    “強哥,謝謝你,”莫一笑笑了笑,“你第一次讓我知道了,有一個人是愿意看你的內心的。”

    徐強笑了笑:“好了,睡吧,明天見。”

    “明天見。”莫一笑頓了一下,長舒了一口氣,最終還是合上了眼眸。

    有什么事情我們一起面對,許強睜著眼睛想著,抱著莫一笑,他有點遺憾自己沒有早點遇見莫一笑,也有點慶幸自己遇見了莫一笑。

    早上七點,一陣又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莫一笑皺眉醒來,泛著困看著眼前灰蒙蒙的空間,自己居然一夜安穩。

    她看了看來電顯示:楚程。

    “喂?”莫一笑揉了揉腦袋,看著書桌上的陶瓷兔子,紅紅的眼睛看著她,許強不在身側。

    “一笑,”楚程那邊有點兒喧鬧,她似乎還聽見了熟悉鄰居的驚嘆聲,“你在許強那里嗎?你回來一下吧,你爸爸好像......”

    “嗯。”莫一笑面無表情地掛了電話,穿好林未遲的那件衣服,洗漱都是不慌不慢的。

    楚程的聲音有點兒焦急,自己也兩天沒回家了,行動不便的莫友義很可能是出了什么事。

    她靜靜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一種十分厭惡的情緒在體內蠢蠢欲動。

    出什么事了是他活該!

    你現在被開除、被所有人戳脊梁骨,始作俑者就是他!

    欠下累累欠款把你推進火坑的人也是他!

    如今這個樣子,都是他造成的!

    ...

    莫一笑腦子里叫囂著這一切,仿佛每一寸血液每一根汗毛都在叫囂:無論什么事情都是莫友義現在的報應!

    “操!”

    她將牙刷摔在洗手池里。

    店門還沒開,許強正在看著配菜單子,今天他打算營業了。

    莫一笑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還愣了一下:“不多睡會兒?”

    “送我回家一趟吧?”莫一笑沒拿兔子。

    許強點了點頭。

    邊把面包車開出來的時候他邊給待會兒來上班的人打電話,通知自己會晚點到店里。

    一共也不遠,莫一笑騎自行車也不過十五分鐘,他看著車窗外漸漸靠近工廠宿舍的景象,像在穿越自己過去的歲月。

    心境不一樣了吧,她感覺那一切都該留在過去了。

    剛下車就看見宿舍樓聚集了很多人,都在議論著什么,看見莫一笑來了討論聲才激烈一點。

    “一笑回來了!不知道她看見了會怎么樣......”

    “應該是夜里的事情吧,前兩天還在吵呢,哪能想今天就這樣了......”

    “是不是一笑幾天沒回家了?”

    “......”

    莫一笑沒理會,徑直往樓上走,自己家的房門不知道什么時候被打開了,連著一長條路都拉起了警戒線。

    林未遲站在樓梯口,像是在等著自己。

    幾乎都到齊了,莫一笑突然覺得心里一下子沉下去了,她看著莫一笑笑了起來,只是眼淚還是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比前一天晚上都還讓人控制不住。

    她不想哭,只是覺得心里有一股龐大的悲傷,這股悲傷的力量在心口攪動,瘋狂地撞擊著淚腺。

    條件反射一般,淚腺在痙攣。

    莫一笑走近,輕輕地抱住了她,她眼里模糊,看見站在不遠處的齊楊和楚程,又看見陳向濤那四個剃著寸頭,看著就很不良的少年。

    眾人都無聲,像是在注視著一場離別。

    也的確是送別,莫友義可能用了接近一天來完成自己的離去,難以想象下身癱瘓的他用了多久靠著雙手爬到廚房,再怎么攀到臺子上拿到菜刀的。

    也可能是他終于良心發現,無畏艱險給了自己一場離開。

    也有可能是終于對生活無望,覺得自己再也沒有了活下去的欲丨望。

    或者他是覺得,莫一笑再也不會回來了。

    怎么都好,莫友義再也不能罵莫一笑了,莫一笑在這個家里唯一的親人,也沒有了。

    很多次莫一笑都在想自己對莫友義的情感,血脈相連,他能如此狠,自己怎么不可以?

    可現在莫友義的尸體就在屋子里,她體會到了一種恐懼,也體會到了一種失去的悲傷。

    她終究不是莫友義,血脈再濃厚也不是,所以她做到一個女兒強壓恨意之后能做的每一件事,不為別的,只為了自己不成為莫友義。

    她吸了一口氣,拍了拍林未遲的雙肩,笑:“好了,我要把我該做的事情做完。”

    走到屋門口的時候,他在楚程的背后看見了楚穆,楚程長得只和他有一小半像,楚程的英氣里,柔和占了大半數。

    “叔叔。”莫一笑這個時候都還保持著最基本的禮貌。

    楚穆抿唇點頭,眼里有化不開的悲傷,他撇開頭看著樓下,樓下聚集著看熱鬧的人,他們每個人眼里的試探和看戲都隱藏在沉默里,深藏在眼神里。

    頂點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生命拔節之時》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生命拔節之時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生命拔節之時》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