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想吃你做的菜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正文 第169章 想吃你做的菜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這話說的倒是很風輕云淡,不過那些人命對于白淑妃來說,本就是這么風輕云淡。

    一個連自己親姐姐都不放過的人,心到底是怎么長成的呢!別人的命對她而言,又算的了什么呢?

    罷了,管別人是怎么想的呢,不說白淑妃了,蘇葉宛可不是也一樣的,若是她有那個本事和手段,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哪里還能像現在這樣到處蹦跶。

    榭昀繼續將余下的話說完,“不過,這些都不要緊,最要緊的是,他想要罰白淑妃,那白淑妃就得受著。”

    又同我想到一處去了,我摸了摸脖子,輕輕咳了兩聲,問他,“你說.....你父親?”

    他笑著沖我挑了挑眉,仿佛下一句又是我明知故問。

    我伸手揉了揉眉眼,回避了他的眼神,聽見他又說,“不過他倒是很聰明,將一切罪責,都湊到了一起,才發落,白家根本無話可說。”

    白家確實是無話可說,他也不會讓白家有話可說。

    之前的疑問又都湊上了心頭,我直接問道,“白淑妃,這些年,還做了什么?”

    “可多了,殘害皇嗣、戕害嬪妃、殺人滅口.....”他頓了頓,面上閃過一絲嫌惡,“而且,都不止一次,害的人也不止一個。”

    他伸出手,掰著手指頭一根根的數著,嘴里飛速念叨,“從貴妃、蘭妃,還有八皇子、安嬪、麗妃、林貴人......”

    他說幾個名字就覺得不耐煩了,放下了手,“宮里大多數都被她害過,十根手指數不過來。”

    榭昀說婁郁旬將白淑妃一切罪責,都湊到一起才發落,所以或許白淑妃從進宮開始,做的一切,他就一直都是知曉的。而且當年貴妃的那件事...許也是知曉的,所以當時那個宮女,也是他安排的。

    不管結果是什么樣,不管最后有沒有證據,他都有辦法合理治白淑妃的罪。

    他只是找了個合適的機會,發落白淑妃。

    白淑妃之后就是慕容家。

    可是很奇怪,他怎么每次都選擇,在榭昀就要準備下手的時候,先他一步。白淑妃的時候我一直在場,尹素的事,我、四哥、榭昀都在場。

    還有給榭昀傳遞消息的那個人...也會是他嗎?告訴榭昀尹素確實有問題,慕容翎的身世確實有問題,連那個人是誰尹素和他是在什么地方接觸的都一清二楚。

    林月從前居住的地方...那個老婆婆,明顯都是同一個安排的,還有林月那么機緣巧合的出現在京城,拉著白黎軒出面。

    可是他為什么要多此一舉,直接讓林月去慕容府不就好了嗎?何必還要讓榭昀先知道消息。

    過后又那么輕而易舉就殺掉了贏凡,那他為什么要殺贏凡?按照常理來說的話,贏凡沒有必須死的理由啊。

    這一切都是婁郁旬?

    婁郁旬他.....真的一直都是為了榭昀嗎?

    如果貴妃當年中毒,他也知情,那他和貴妃之間...一定不是表面那么簡單。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榭昀看,想聽他繼續說下去,沒想他說完這句,就沒下文了,死死閉了口,學著我現在的樣子,靜默地朝我看。

    ...“看什么啊,我臉上有東西啊?”

    他沖我眨了眨眼睛,反問我,“很想聽嗎?”

    我點了點頭,心頭卻涌起不好的預感,這人又是要跟我提什么讓我為難的條件。

    “晚上做菜給我吃,我說給你聽。”

    這...著實是為難啊,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壓根就不會下廚,對他這要求也是覺得無理又無趣,“你想吃,我做的菜?”

    他悶聲應了一下,我又問道,“你這么大膽?”

    他拿起桌上的棋子一顆顆擺弄著,很平靜認真地解釋緣由,“沒吃過,想嘗嘗。”

    “可是我不會。”

    他嘆了口氣,好不誠心地開導我,“凡事都有第一次的嘛,誰不是從不會到會的呢!”

    ...這說的倒是頭頭是道,想來經常這樣忽悠別人吧,“你哪根筋兒不對啊,要我下廚。”

    他淺笑道,“怎么,想吃你做的菜,還要說這么多的理由?”

    最后我無奈地點了點頭,“好啊,那你晚上說給我聽。”

    答應完卻又覺得有些不對勁,我為什么非要聽他說?白淑妃的事我又不是非知道不可,本來也就和我沒什么關系,想多了解一下也都是因為他才問的。

    怎的我明明是為了他...反過來還要被迫答應他條件,我這是怎么就入了他的圈套了。

    始作俑者樂呵地收拾了棋子兒,放到桌邊的角落,看了我幾眼,說了句出去買菜,就邁著輕快的步子離開了。

    ...我這是上當了嗎?可他這誆騙,也太沒什么心計可言,饒是如此,我還是答應他了啊。

    我有時候只要一和他說話,就入迷...心不由得又多深陷了一分。

    誰讓他、就這么討我的喜歡,誰讓我從小就中了他的蠱,被他死死拴住了。

    我揉了揉手指,輕輕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看來這輩子,是真的要栽在他身上了。”

    這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陣腳步聲,瞥見不遠處又走來一個身影,而且是抹極其眼熟的艷紅身影。

    這不正是我兩年前頭一次見歐陽駿羽時,他那身裝扮嗎?

    當時我還笑話他來著,說他像是要大婚似的。

    在他身上,有一點始終都沒有變。

    不管是兩年前的蘇繾兒,還是兩年后的司徒若憐,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都是對他那驚美的樣貌贊嘆咂舌。那是我此生見過的,最俊美的一張臉,最好看的一個人。

    只知道我伸手輕輕錘了錘額頭,他走過來后,緩緩坐到了我對面。

    他不說話,我也就默不作聲,盯著他看了看。蘇繾兒沒有見識淺薄,司徒若憐更沒有,歐陽駿羽,確實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他家世好,長相好,就像榭昀說的什么都好,而且太好了。

    可惜了...怎么就一頭往我身上栽。

    想我這個人,哪里找得出來幾個優點,就算是沒有榭昀,也著實是配不上歐陽駿羽啊。

    他怎么就這般想不開呢!我到底是曾經怎么對他了,導致他這么念念不忘。榭昀好歹也是相處了兩個月,我還救了他的命。

    “明天,我帶你進宮.....先去見我姑姑,如果我姑姑跟你說什么,你切記不要理會。”

    “???為什么啊?”他這句話著實是來的莫名其妙。

    他倒吸了口氣,好像有些難以啟齒,磨了磨牙,“反正你聽我的就對了,她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我和麗妃都沒有見過幾面,若說說上話,兩年前在宮里說過兩句話,上回白淑妃的事說過兩句話,其他好像也沒什么吧。

    按理說麗妃會有什么話跟我說?

    大概是不會有的吧。

    我半響都沒吭聲,他又說了一遍,“她嘴碎,話多,明天一定會跟你說些話的,你聽聽也就罷了,一定不要放在心上。”

    我點了點頭,應道,“好,我不和她多說。”

    我看到他深松了口氣,嘀咕道,“那就好那就好。”

    心里雖好奇,但也沒心思問他什么,我想著大概是他多想了,麗妃怎么會和我有什么話說的。

    他又同我說了幾句話,還道不想這么早回侯府,覺著無趣,又拿起棋子說要和我下下棋。

    我看他是在床上躺了個十天半月,什么都做不了,想吃什么榭昀還遵著大夫的囑咐不讓他吃,他著實是悶壞了。我反正也是沒其他事可做,閑著也是閑著,索性就陪著他下了起來。

    這叫什么?這叫關愛病人...

    這一邊下著,一邊說著話,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一個多時辰,榭昀回來的時候,剛好就看到我和歐陽駿羽在涼亭里有說有笑地下著棋。

    我眼尖,一抬眼就看到了。

    他倒是沒生氣,只是靜靜地走了過來,腳步極輕,都站到了歐陽駿羽身后,歐陽駿羽還是一直都沒有發現,低頭思索著棋局,琢磨著下一步要怎么走。

    榭昀冷冷地看著桌上,一言不發,聽見歐陽駿羽忽然嘀咕了句,“若憐,榭昀有和你吵架發火嗎?”

    “???”

    榭昀聞言,面上是沒有一點變化,抬眼朝我看來,似乎是在等著我的回答。

    我真是慶幸自己坐到了這邊,若是此時榭昀站在我身后,而我卻沒有發現他,被歐陽駿羽這一問,我會怎么答?歐陽駿羽還有可能趁機多問一些別的,那我可就是要...把榭昀得罪個干脆徹底了。

    不過如今...倒霉的是他不是我。

    我清了清嗓子,回他道,“有時候會,但是很少。”

    他抬了抬頭,看向我,皺了皺眉,一遍遍摩挲著手里的棋子,又問道,“你爹娘兄長都這么疼你,他還好意思沖你發火,你也受得了?”

    我強忍著沒有讓自己笑出聲來,掃了一眼他身后面上冰冷的榭昀,坦言道,“受不了能怎么辦?誰讓我這么喜歡他。”

    說完又看了一眼榭昀,可他卻還是面無表情,我心中詫異,聽到這樣的話,不是應該高興該笑笑嗎?怎么目光這么冷?

    “你真的就這么喜歡他?”歐陽駿羽還在發問。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