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拍賣會【萬字章節】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道觀養成系統正文卷 第947章 拍賣會【萬字章節】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云霄點頭:“他們也是來買劍的。”

    陳陽問:“他們知道這劍是誰的嗎?”

    云霄反問:“你知道?”

    “我……”陳陽突然閉嘴。

    劍是楚清歌的。

    可知道這件事情的,貌似只有自己一個人。

    而且,楚清歌還控制不了這把劍。

    說不說,似乎都沒什么用處。

    “那劍是法器?”陳陽問了一句。

    云霄眼神更古怪了:“你不知道?”

    “我知道啊,我好奇他們是怎么知道的。”

    “還能怎么知道的。”云霄道:“佳士得這么大的拍賣,要是連法器都檢測不出來,能存在這么多年?”

    陳陽嗯了一聲。

    這類能夠做到跨國經營的企業,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的企業了。

    就像商人,做到一定地步,你自己不去尋找后臺,也有后臺主動找上門。

    否則你根本做不到這么大。

    有人選擇不接受,后果一般都不會好。

    陳陽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自己這點身價,好像還真不夠看的。

    前兩天打劫了兩三千萬,手里還有三件法器。

    加上自己荷包里那點存款……

    哦,突然想起來,這個月的貸款…

    他看看,貸款果然已經自動扣除了。

    總共加在一起,只有三千多萬。

    他沒記錯的話,飛劍的起拍價就得五千萬了。

    “云霄師叔……”

    “打住,我什么時候成你師叔了?”云霄警惕的看著他。

    他就從來沒從陳陽嘴巴里聽見過師叔這個詞。

    陳陽笑道:“瞧您說的,我們誰跟誰啊?論輩分,我喊您一聲師叔,不為過吧?”

    云霄狐疑道:“論輩分,你要這么喊,也行……可我怎么……”

    陳陽道:“我其實一直想這么喊,但我們之間,以前不是發生過一些誤會嗎?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以后就喊你師叔了。”

    “這……”

    “金圓師叔,以后我也喊你師叔吧,你們二位,跟明一師叔一樣,德高望重。擔任江南道協的會長也這么多年了,值得我敬重。”

    金圓突然嘆了一口氣:“有什么話就直接說吧,別拐彎抹角,我印象里你也不是拐彎抹角的人。”

    云霄恍然大悟。

    是啊,他就說呢。

    陳陽今天也太奇怪了。

    直接就喊上師叔了。

    圖謀不軌,圖謀不軌啊!

    “我…也沒什么要說的。”

    “那就回去吧,時候也不早了,我也回了。”

    “別別別,我就是,想找兩位師叔借點錢。”陳陽目光真誠,道:“師叔,我現在手頭缺錢,真的缺錢。”

    金圓問:“你要多少?”

    云霄沒吭聲。

    陳陽道:“現在還不是很清楚,金圓師叔你有多少錢?”

    云霄嘴皮子扯了一下,有你這么借錢的嗎?

    金圓問:“你要買那把劍?”

    “嗯。”

    “別買了,你買不起。”

    金圓搖頭:“這次沖這把劍來的人不少,哪個家底子都比你要豐厚。你拼不過他們。”

    今天來參加交流會的,還只是一部分。

    到時候拍賣會開始,看都不用看,拍賣會那天肯定是神仙打架。

    他估計,沒有十個億,就別惦記了。

    陳陽問:“師叔,你說,我要是那天表明身份,讓他們給我一個面子,他們會不會給?”

    這次金圓的嘴角都沒忍住抽了一下:“你有什么面子?”

    陳陽道:“我是陳玄陽啊!”

    金圓道:“全世界叫陳玄陽的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也就道門有幾個人知道你是誰。出了道門,誰管你是誰?你只是真人,玄陽,你懂不懂?就算是大宗師,人家也不怵的。”

    “你現在能在這一畝三分田積累點名氣就不錯了,想要出圈的那么多,又有幾個真能出圈的?你師父算一個,除了你師父,也就是道協幾個會長。但會長都得分人,郭啟軍那種貨色,他都不敢說在拍賣會上要人家給他面子。”

    陳陽眼睛一亮:“那我要是提我師父的名字,他們會不會給我這個面子?”

    金圓:“……”

    云霄:“……”

    感情自己在這說了半天,他就沒聽進去?沒聽出重點是什么?

    “別胡鬧了,那劍你別想了,你自己這把劍我看著就挺不錯的,不一定比那把差。”

    “貪多嚼不爛,給你再多劍,你也就兩只手。”

    “而且你這劍法,我都不太想說你。”

    “別總注意外在,多修修劍法才是正道。”

    他不是不肯借錢。

    他能有多少錢?

    想要從這些遠途而來買劍的人手里爭奪,他就是把家底子掏空,都不夠。

    云霄也勸道:“別買了,回去好好修行。我聽金圓說,高夫人找你了?你要是錢不夠用,就去秦家吧。”

    “再說吧。”陳陽搖搖頭,又問:“法器很貴嗎?”

    金圓道:“得看是什么法器。”

    他拿出一塊玉佩:“這塊玉,是我為一位功德主溫養的,有半年了。其實這也算是一件法器,但作用不大。你隨便找個修士,最多給你五百塊。但你要是賣給普通人,能賣五萬。黑心點的,吹的天花亂墜,五百萬也能賣得出去。”

    “你那把劍,如果肯賣的話,價錢不一定比拍賣會的劍便宜。”

    “如果是三元八卦盤的話,可能就是個天價。”

    他沒有說具體的價格。

    這種法器,除非真的是缺錢缺到死,要不然沒人會舍得賣。

    “唰!”

    陳陽直接從袖子里抽出一把刀,放在桌子上:“師叔,你說這把劍能賣多少錢?”

    云霄拿起來,用手指彈了彈,隨意的劈砍空氣。

    然后搖頭:“這東西,挺尷尬的。”

    “啊?”

    “你知道什么是法器嗎?”

    陳陽搖頭,他還真不清楚。

    云霄道:“法器,重在法。”

    “同樣一把刀,法器可以承受真氣,普通的刀,可能會崩裂。”

    “說簡單一點,法器就是你的第三條手,只不過這條手更長。”

    “這把刀,勉強能算是法器,要賣的話,幾十萬吧。”

    “幾十萬?”陳陽有一種把刀丟掉的沖動。

    他以為這把刀,賣個幾千萬應該不成問題才是。

    他把另外兩把劍也拿出來了:“這兩把劍呢?”

    云霄道:“這把好一點,一百多萬吧。這把,太差了。”

    “你從哪弄來的這么多刀劍?改行賣武器了?”

    他盯著陳陽的袖子:“其實你這件道服挺不錯的,如果你愿意賣,價格隨便你開,一定有人愿意買。”

    陳陽搖搖頭,道服他才不會賣。

    他還沒窮到那種地步。

    金圓道:“這些刀劍,你留著沒什么用。刀劍本身鑄造時用的材料就一般,哪怕你放在身邊長期蘊養,也改不了這個根本問題。”

    陳陽嗯了一聲。

    賣法器發家致富的法子,目前看來是用不上了。

    不過,以后用得上。

    他默默地將刀劍收起來,心里盤算著。

    那三個人,還欠自己三個億。

    加上手頭上的錢,應該差不了太多。

    五千萬起步價,他不信那群人真能頂到十個億。

    那不是瘋了嗎。

    “師叔,那我先回去了。”

    “嗯,好好修煉,不要多想了。”

    陳陽出門,法明陪他出來。

    陳陽突然問道:“你有錢嗎?”

    “你要多少?”

    “一個億,有沒有?”

    “我……”法明問道:“你要這么多錢干什么?”

    陳陽把拍賣會的事情和他說了一下。

    法明指著街對面:“那邊有家銀行。”

    “你錢在銀行里?”

    “不是,我覺得你可以用陵山道觀作抵押,去銀行貸款。”

    陳陽搖頭:“貸款我怕還不上。”

    法明道:“還不上怕什么,你有劍啊。”

    “我……”

    “算了。”陳陽道:“我走了。”

    他走在路上,拿出手機撥通那三人的電話。

    第一個電話,欠費。

    第二個電話,欠費。

    第三個電話,關機……

    陳陽眼皮抖了一下,這是故意防著我?

    他二話沒說,給前面兩個號碼充了十塊錢。

    再打過去,還是欠費。

    繼續充,這次充三十。

    總算打通了。

    “哪位?”這人名叫朱建國,很有年代感的名字,聲音略有些虛弱,估計還在養傷。

    “是我。”

    對方沉默了,幾秒后道:“你找錯人了,我不是朱建國。”

    “嘟嘟~”電話掛了。

    陳陽吸了一口氣,繼續撥過去。

    對方直接掛斷。

    再打過去,被拉黑了。

    “我……”

    陳陽差點沒忍住爆粗口。

    這王八蛋,是打算賴賬了?

    他編輯一條短信發過去。

    “給我回電話,不然我去你家找你!”

    短信發出去不到十秒,電話打過來了。

    “陳玄陽,你到底要干什么?”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陳陽哼道:“算上我剛剛給你充的花費,你現在欠我一個億零四十塊!”

    “還錢!”

    “我……”朱建國語氣弱了:“我沒錢。”

    “而且,說好了一年,時間還沒到……”

    “我現在缺錢。”陳陽道:“是你欠我錢,不是我欠你錢。”

    “我知道。”朱建國好聲好氣道:“但我現在真的沒錢,你逼我也沒辦法。”

    賬戶里本來還有點錢,全都給了陳陽。

    要不是找老朋友借了一點,他連買藥療傷的錢都沒有。

    陳陽又打給另外一個人,還是一樣,沒錢。

    “要不然,提前預售道場的名額?”

    “一個名額十萬塊,不算高吧?”

    陳陽一邊走,一邊皺著眉思索賺錢之道。

    “道門的十萬塊一個名額,道門之外的一百萬一個……一百萬有點高了,估計他們不會干……”

    “二十萬一個?要不然按天算,一天一萬塊。”

    “這似乎……可行啊。”

    陳陽琢磨了一下,還真是個辦法。

    問題是,誰相信呢?

    這又是個難題。

    “善意提醒,道場建成之后,每天入道場者不得超過一百人。”

    腦袋里突然響起系統的聲音。

    顯然是聽見陳陽的話了。

    “一百個?”陳陽道:“這也限制?”

    系統道:“陵山太小,一百個人同時修行,不會對道場造成影響,同時也不會減弱修行的效果。超過一百人,修行效果會下跌,而且會對道場產生一定的影響。”

    “一百人就一百人吧,我也就是想想,現在賣,也得有人相信我真有道場才行。”

    陳陽搖搖頭,錢到用時方恨少。

    看來到時候還是得找彭強借。

    他不是很清楚,彭強現在到底有多少錢,不知道夠不夠買這把劍的。

    “陳真人。”忽然有人迎面走來,微笑著喊道。

    陳陽疑惑的看著眼前人。

    “在下涼山王方,凈明派仙門弟子。”年輕男子微笑著自我介紹。

    陳陽哦了一聲:“你好。”

    王方道:“陳真人,我受眾人之托,前來請你一聚。”

    陳陽問:“有哪些人?”

    王方道:“今天參與交流會的,基本上都在。先前有幾個朋友去請你,但那時候你在忙,就沒有打擾你。”

    陳陽之前拒絕,是不想和那些有錢人走的太近。

    他既然不答應人家,又跟人家走得近,這樣不好。

    可現在不同。

    這群人都是來買劍的,跟他們吃頓飯,也能知道他們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能夠知道他們的預算,那就更好了。

    “沒有什么打擾的,我剛剛消耗太大,沒有精力聊太多。既然各位如此熱情,我再拒絕,就不近人情了。”

    他跟著王方,向酒店走去。

    “陳真人應該是開了七竅吧?”

    “前些天剛開。”

    “英雄出少年啊!”王方一副老成的語氣感慨道:“道門果然天驕倍出,我們仙門,難以相比。”

    陳陽道:“道友謙虛了,仙門也有許多天才。”

    王方笑道:“仙門天才是不少,但也有一些老鼠屎。丁與還就是一顆,不過丁與還這樣的人,哪里都有,陳真人千萬不要因為他,而對我們仙門有所誤解。”

    丁與還今天干的事情,簡直就是丟人現眼。

    趁人之危就算了。

    你還干不過人家,丟不丟人啊?

    一路閑聊,他們來到了酒店。

    因為人多,一共擺了五桌。

    進來時,眾人都看過來,見到是陳陽,對他微微一笑。

    他們請陳陽,也是臨時決定。

    真正想請陳陽吃飯的,還是那些家族的有錢人。

    這場午宴,也是這些人組織的。

    至于其他人,秉承著多一個朋友多條路的想法,也就一起來了。

    王方充當中間人的角色,一一給他介紹。

    今天一共來了六個家族,皆是外省外市的商賈大家。

    但此次前來的,卻都年紀不大。

    年紀皆是在三十歲左右。

    他們待人接物很有一套,雖然與陳陽平等交流,但依舊能夠從他們的身上,感受到那股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即使刻意壓制,卻依舊難以掩藏。

    而對待其他的修士,這些家族人士,也是同樣如此的態度。

    反觀這些修士,對此并不反感。

    甚至,陳陽看見好幾個修士,宛如一條舔狗。

    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這幾人,好歹也是開竅修士,何至于將自己的姿態擺的如此之低?

    不過都與他沒什么關系。

    席間。

    王方輕聲道:“陳真人,你不去給那幾位敬杯酒嗎?”

    “嗯?敬酒?”陳陽看著自己面前的茶杯,搖頭道:“我不沾酒的。”

    “哦。”王方沒說什么,笑笑便是與身旁的人聊天。

    首桌是那六個家族的人。

    一人看了眼陳陽那邊,端起酒杯笑著說道:“我去給陳真人敬一杯酒。”

    他走過去:“陳真人,我敬你一杯。”

    陳陽端起茶杯站起來:“客氣了。”

    男人看著他手里的茶:“陳真人,你是不是拿錯杯子了?”

    “抱歉,我不喝酒的。”

    “哦,不喝酒啊,呵呵。”男人笑笑,與他碰了一下,回去了。

    之后,其他五人沒有再來。

    有人看在眼里,暗暗搖頭。

    陳陽自是察覺,卻不以為意。

    華國流行酒桌文化,但陳陽不喜。

    而且,他本身也不喝酒。

    唯一一次喝酒,還是聞統領敬他。

    “咚咚咚。”

    突然有人敲門。

    門開,服務員領著兩個男人走進來。

    他們進來后,掃了一眼,直奔首桌走去。

    “那兩位是上清派仙門弟子,來自江寧市洪家。”王方低聲對他介紹道。

    “哦。”陳陽默默吃飯。

    他已經吃飽了,但大家還在吃,他也不好掃興直接離場。

    陳陽問道:“王道友可知道,他們為何突然全部都來了陵山?”

    王方道:“這也不是什么秘密,22號陵山有一場拍賣會,屆時有一件法器會公開拍賣。”

    “說起這件法器,也挺有意思的。拍賣會原本年前就要舉辦,但那會兒佳士得還不清楚那是法器,后來知道了,就改場了。中間這段時間,他們都用來宣傳的。”

    陳陽問:“是那把七星劍?”

    陳陽沒記錯的話,拍賣會剛開始是叫龍紋劍來著的。

    為了賣個好價錢,名字都是隨時隨地的改。

    “對。”

    “那可不容易買下來啊。”陳陽道:“你們這么多人,恐怕要搶破頭了。”

    王方笑道:“我們不買,起拍價就八千萬,我們可買不起。”

    “八千萬?”陳陽又懵逼了。

    不是五千萬的嗎?

    怎么又漲價了?

    這一漲就是三千萬,誰特么吃得消啊!

    “八千萬只是起拍價,成交價肯定不止這一點。”

    他看了那邊一眼:“主要的買家是他們,我們就是過來看個熱鬧,也順便保護他們安全。”

    陳陽心情很糟糕。

    他從王方這些話,以及場中這六個家族的地位,稍微看出了點東西來。

    這類家族,許多年下來,財富積累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

    他們如果對一件東西志在必得,十幾億恐怕都能砸的下去。

    最重要的是,這還只是他知道的六個人。

    誰知道到時候還有沒有別的家族過來。

    這種有錢人才玩得起的游戲,他真的有點吃不消。

    恐怕就算是彭強,也拼不過。

    一個靠彩票發家的富一代,當初的中獎金額連兩個億都不到。

    這一年不到的時間,陳陽不覺得他能把資產翻個十幾倍。

    而且,就算翻十幾倍,也不見得能干的過人家。

    “你確定?”剛剛走進來的洪家兩人,問了身旁男人一句。

    男人點頭:“我確定,那人肯定是楚清歌。”

    楚清歌這種女人,看一眼,就會印象深刻,難以忘記。

    “我知道了。”洪姓男子名為洪言,他起身走過來:“陳真人。”

    “你好。”

    “我叫洪言。”洪言道:“我聽說,陳真人認識楚清歌?”

    陳陽詫異,旋即點頭:“認識。”

    洪言問:“陳真人與她,是什么關系?”

    語氣里,多了一絲質問。

    陳陽道:“同門關系。”

    “只是同門關系嗎?”洪言道:“我聽人說,楚清歌與你,關系不一般。”

    陳陽眉頭一挑:“然后了?你想說什么?”

    洪言笑道:“只是隨便問問,陳真人不要緊張。”

    緊張?

    陳陽覺得此人有點可笑。

    洪言道:“可否麻煩陳真人,給楚清歌打個電話,讓她過來一趟?”

    陳陽頭也不抬道:“沒空。”

    洪言愣了下,微微瞇起眼睛,看著身下這個道士。

    他嘖了嘖,說道:“那可否麻煩陳真人,將楚清歌的號碼給我?”

    “不給。”

    “陳真人,連這個小忙,都不愿意幫一下?”

    “不愿意。”

    洪言被他的態度,弄的心里有點發堵。

    “呵呵,那就不打擾陳真人用餐了。”

    洪言轉身走開。

    陳陽拿起一張紙巾,擦了擦嘴:“我先走了。”

    也沒與那幾人打招呼,直接就離開。

    他走后,有人說道:“陳真人的性子有些直。”

    “估計沒吃過虧吧。”

    “道門的弟子都是這個德行,自視甚高。”

    “人家好歹有個道觀,不缺錢用,哪里像我們。”

    洪言看著他離去,問道:“這個陳玄陽,是什么身份?”

    “不是很清楚,不過他今天在交流會上,表現的很驚艷。我估計,他至少也是七竅修士。”

    “七竅?”洪言點點頭:“很年輕,也很傲。”

    短暫接觸,他能清晰捕捉陳陽身上那股傲氣。

    ……

    陳陽現在頭很疼。

    拍賣會就是后天。

    以他手里的錢,根本不可能把劍買下來。

    自己的名字也不好使。

    完全無路可走了。

    如果道場能夠提前開場,他完全不用為錢發愁。

    他相信,這些人如果知道自己擁有一座道場。

    等他去拍賣會,點名道姓就要買劍,沒誰會愿意因為一把劍,而跟他對著干。

    這就是手里有牌面,誰都要忌憚三分。

    而現在,他手里什么都沒有。

    龍血龍髓倒是值錢,但這東西,賣了,以后有錢都買不到。

    龍珠就更不用說了。

    他一路思索著,回到陵山。

    蔣小明三人坐在樹下面的茅屋前,靜靜修煉。

    這段時間,沒有人來找他們麻煩。

    有點出乎陳陽的預料。

    陳陽猜測,那些人大概都在等。

    等王仙芝從道場出來。

    畢竟已經有這么多天了,他可不相信,這消息能瞞得了這么久。

    只要王仙芝暫時不出事,這些人就不會做什么過分的舉動。

    畢竟,王仙芝如果死了,想要找到當年那幾個混蛋的路,就又得斷了。

    一眨眼。

    兩天過去。

    拍賣會在洲際酒店舉辦。

    陳陽早起過來。

    在酒店門外,與楚清歌匯合。

    彭強也來了。

    “大師姐你放心,今天這把劍,我肯定給你買下來。”彭強說道。

    “謝謝。”

    “我們之間的關系,還說什么謝不謝啊。”

    陳陽瞥了他一眼。

    這人情,是我的,你搶什么啊。

    陳陽把他拉到邊上,問:“你有多少錢?”

    “什么多少錢?”

    “你全部身家,現在有多少錢?”

    “五個多億吧。”

    “這么多?”陳陽嚇了一跳。

    一年不到,翻了四五倍?

    彭強略有些得意的矜持道:“小錢,都是小錢,不算什么啦。”

    陳陽唉了一聲,說道:“一會兒拍賣會上,你喊個起拍價就行了,不要跟別人競拍了。”

    “為什么啊?”

    “你買不起。”

    “不就是五千萬么,我了解這些拍賣會的套路,撐死了八千萬不得了。雖然貴了點,但錢財于我,如浮云。”

    陳陽呵呵,今天這架勢,就算彭強傾家蕩產,都不一定買的下來。

    “起拍價,現在是八千萬。”

    “怎么可能?”

    “的確是八千萬,反正……你喊個價就行了,劍,我自己再想辦法吧。”

    彭強嗯了一聲,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無力。

    他以為,自己踏入億萬富翁的圈子,這世界上沒有什么是自己買不起的。

    今天他才猛然驚醒。

    就算是億萬富翁,也有買不起的東西。

    他突然之間好失落。

    三人走進酒店,在服務員引領下來到九樓的拍賣廳。

    拍賣廳很大,座位很多。

    但人并不多。

    他們坐在靠右的中間位置。

    陳陽前后掃一眼。

    他們來的比較早,此刻也才只有十多個人。

    他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

    楊真?

    他怎么來了?

    也是為這劍來的?

    他現在真的有點好奇了,佳士得宣傳的時候,到底都用了什么夸張的詞匯。

    要不然,怎么能連楊真都吸引過來?

    楊真也看見了他,陳陽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

    楊真臉一黑,收回目光。

    陸續,有人進場。

    那六個家族的人來了,洪言二人也進來了。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人。

    都是陳陽沒見過的。

    “楚清歌。”洪言看見陳陽身旁的楚清歌,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楊真一直盯著大門方向,來一個人,他看一眼。

    “楊真人來的挺早。”薛甫走過來,坐在他身旁。

    楊真問道:“金雨島的人,沒有來?”

    薛甫指著坐在第一排的一個年輕男子:“那個就是。”

    楊真問:“那位是金雨島的人?”

    “嗯,烏一帆。”

    “只有他一人?”

    “嗯。”薛甫笑道:“人來了,剩下的得靠你自己。”

    楊真點點頭。

    這人雖然年輕,但能代表金雨島前來,想必在金雨島地位不低。

    這時,又有一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是一個年輕女子。

    陳陽心中輕咦一聲,是她?

    要不是這女人出現,他都快這人給忘記了。

    女子抬眼看了一圈,也是見到了陳陽,眼睛微微一亮,笑著向他走來。

    “沈小姐,你也來了。”

    洪言起身,微笑打著招呼,顯然認識女子。

    沈世賢道:“你好。”

    洪言道:“這邊還有一個位置,沈小姐若不嫌棄的話……”

    沈世賢道:“我有個朋友在那邊。”

    “哦,這樣啊。”

    洪言笑笑,雖然被婉拒,并未有不開心。

    他看著沈世賢的背影,直到……沈世賢停在陳陽身邊時,笑容一斂。

    “陳真人,我可以坐在這邊嗎?”沈世賢嘴上詢問,卻已經直接坐下了。

    陳陽稍微有點尷尬。

    沈世賢上次來上真觀,給他送一封請帖。

    說是她的奶奶想見自己。

    事后陳陽直接就忘記這件事情了。

    要不是今天在這里見到沈世賢,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想得起來。

    “這一位就是道門大師姐,楚道長吧?”沈世賢淺笑兮兮:“你好,楚道長。”

    “你好。”

    “這位,應該就是去年的新貴,彭強彭總吧?”沈世賢又看向彭強。

    兩人打著招呼。

    陳陽臉上沒了尷尬,多了幾分探尋之色。

    楚清歌在道門地位很高,但知道的人,也僅限于金圓他們這一代。

    像是陳無我等人,雖然知道有這么個人,但卻沒幾人見過。

    楚清歌平日極少出山,就算有人去仙人洞,也幾乎見不到。

    可沈世賢一個普通人,竟然認得出楚清歌?

    從楚清歌的反應來看,她們顯然沒有見過。

    而且,她不僅認出了楚清歌,更是認出了彭強。

    這就有點讓他感到匪夷所思了。

    難不成,提前調查過?

    “沈小姐也是來買劍的?”陳陽詢問道。

    沈世賢搖頭:“不是。”

    這時,又有一人走了進來。

    “秦公子,你也來了。”

    站起來的,是與洪言關系甚好的那個家族男子。

    男子名為鄭磊,同樣來自江寧市,與上清派洪家,已有上百年的交情。

    “你好。”來人正是秦白。

    鄭磊邀請道:“秦公子坐這里吧……”

    “哦,不了,我去朋友那邊。”秦白謝絕好意。

    然后……

    也是走到了陳陽的身旁坐下。

    洪言看見了。

    鄭磊蹙眉道:“那個道士,交際圈挺廣的,連秦白也認識?”

    他不由擔心道:“秦白會不會也是奔著這把劍來的?”

    家里曾幾次叮囑,江南這片,有一些人,需要將關系維護好。

    其中便有秦家。

    若是秦白也要這把劍,他倒是真不好過度的去爭搶。

    可這把劍,他拿來也是有用的。

    洪言一直缺少一把趁手的法器,他此次前來,就是打算買下來,送給洪言,加深雙方的感情。

    現在,卻是有些難辦了。

    一邊是秦白,一邊是洪言。

    而且,那個沈世賢,可能也是來買劍的。

    鄭磊靠在椅背上,默默陷入了沉思。

    這時又有幾人走入進來,他們穿著統一的西裝,走到左邊的空位置坐下。

    十點鐘。

    拍賣會開始。

    這場拍賣會,改過時間,是特地面對修士的拍賣。

    與之無關的人,沒資格參與。

    這類拍賣會,哪里都有,陳陽是第一次接觸。

    有些類似鬼市。

    但與鬼市又不同。

    拍賣師打開led屏,上面是第一件拍品。

    “感謝各位蒞臨佳士得拍賣專場。”

    拍賣師微笑著,手里的激光筆點在屏幕上:“第一件拍賣品,是一副地圖。”

    “這是仙霞山脈的地圖,繪制完整度在百分之三十。”

    “一副山脈地圖的重要性,不必我多說。”

    不少人都來了興趣。

    今天的拍賣會,竟然還有山脈的地圖。

    這種地圖,不是什么藏寶地圖。

    單純就是山脈走向地圖。

    別聽他說是百分之三十的完整度,事實上,完整度能達到百分之十,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世界上九成九的山脈大川,都沒有被人類徹底的涉及。

    就算是衛星,也只能探查出一個大概的范圍,而無法詳細探入其中。

    山脈地圖,只能靠最原始,最笨的方式。

    那就是用雙腳丈量,然后一筆一筆繪制出來。

    地圖的作用,是讓你在進入山脈之后,可以通過地圖來尋找到就近的出山道路。

    尤其是對陳陽這類天生方向感不好的人,地圖簡直就是福音。

    “起拍價,五百萬。每次加價不得低于十萬。”

    拍賣師說完,靜靜等待下面報價。

    彭強道:“干拍賣真賺錢,一副地圖都敢賣這么貴。而且介紹的也太籠統了,又沒冊子,又不介紹,鬼知道這地圖是哪個年代的古董啊。”

    陳陽道:“這不是古董,就是地圖,用來看路的。”

    “那我干嘛不去買地球儀?”

    “……”陳陽跟他解釋不了。

    已經開始有人報價了。

    “五百萬。”

    “五百一十萬。”

    “五百二十萬。”

    對地圖感興趣的,主要是那些散修和仙門弟子。

    事實上今天到場的,也大部分都是這些人。

    道士,只有陳陽和楊真。

    他們加價,都是按照最低價加價,場中氣氛也很和諧。

    最終,地圖以六百三十萬,被一個仙門弟子買下。

    “第二件拍品。”

    拍賣師點了一下激光筆,屏幕上換了一張圖。

    “這是一株一百三十年份的林下參,起拍價,一千三百萬。”

    “一千四百萬!”

    立刻就有人喊價。

    喊價的是鄭磊。

    陳陽有點無語,一株林下參敢賣這個價格?

    這拍賣會真是黑的離譜。

    不過,這類藥材,基本上都是有價無市。

    偶爾出現一兩樣,也會被炒出天價。

    但林下參賣出這種價格,陳陽還是難以理解。

    畢竟,林下參不是野參,就算年份再高,與野參在藥性上還是有相當巨大的差距。

    而且這份差距是年份所無法彌補的。

    “兩千萬。”喊價的是沈世賢。

    陳陽驚訝,一次性加價六百萬,這是勢在必得啊。

    她來這里,是為了買藥材?

    而她剛喊完,立刻有人道:“兩千一百萬。”

    陳陽看去,喊價的是那群黑西裝。

    應該也是為這株林下參前來。

    否則,沈世賢表現如此明顯,任誰都看得出她要這株林下參。

    這個時候,他們也不會繼續加價。

    沈世賢表情沒什么變化,繼續加價。

    對方也加價。

    整個拍賣廳,只有兩人加價的聲音,不斷響起。

    短短幾分鐘,價格已經被提到了三千萬。

    “四千萬。”黑西裝淡淡道。

    沈世賢秀氣的眉頭微微蹙起,最終,這一次她沒有再加價。

    兩千萬,都已經是虛高。

    她是為了表示決心,才一次性加價六百萬。

    四千萬,她不是拿不出來。

    只是沒必要。

    而且,她就算繼續加價,也不確定對方會不會跟著加價。

    陳陽問:“那些人是托嗎?”

    秦白搖頭:“拍賣會不敢弄這些,被人發現,砸招牌的。”

    拍賣會繼續。

    之后又拍賣幾樣東西,有開竅丹,有筑基藥方,基本上都是他們能用得上的東西。

    然而,沒有一樣東西,吸引陳陽。

    “接下來,是今天拍賣會的最后一件拍品。”

    陳陽微微打起精神,他剛剛都打瞌睡了。

    這一次,屏幕直接關閉。

    工作人員搬來一個玻璃盒子。

    長兩米,高半米。

    玻璃盒子放在桌子上。

    盒子里,是一把劍。

    紋路極美,隱隱有一點龍形,若隱若現。

    這把劍一出現,陳陽就察覺到,身旁的楚清歌,情緒有些不穩定。

    她一雙粉拳捏緊了,眉目倒豎,雙目幾乎要噴火一般的鎖定那把劍。

    那把劍在裝死。

    它肯定察覺到楚清歌的氣息了。

    但是它在裝死。

    陳陽估計它這會兒可能正在得意,你抓不到我,你抓不到我,略略略~

    這東西,就沒想過,哪天要是重新落在楚清歌手里,會是什么下場嗎?

    “七星劍,袁天罡曾用法器,可上指北斗,溝通星辰……”

    陳陽聽的眉頭直抽。

    彭強疑惑道:“我怎么記得,之前介紹的時候,這劍是李淳風用的?而且也不叫七星劍啊,咋還改名了呢?”

    拍賣師羅里吧嗦一大堆,最后說道:“起拍價,八千萬!”

    “每次加價,不得低于一百萬!”

    他說完后,期待的望著眾人。

    他有預感,這把劍,將會成為他拍賣生涯中,價格最高的一件拍賣品。

    別問他為什么有這種預感,他也不知道。

    “八千萬。”西裝男率先開口。

    而后,他站起來,掃過眾人,說道:“各位給我一個面子,這把劍,我要了。”

    ……

    ……

    ……

    【還有一章,求月票,求推薦票】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道觀養成系統》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道觀養成系統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道觀養成系統》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