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風雨前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求魔問道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風雨前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無能為力?什么是無能為力?葉凌宇不明白。

    心里有些茫然,又有些擔憂。與其說擔憂,更像是害怕。

    無能為力?連蒼都都會說無能為力這四個字?

    他是活得最久的魔族,以他的閱歷,普天下不該有他不知道的事才對。

    “你……剛剛說什么?”葉凌宇有些不確定的問。他懷疑自己可能聽錯了。

    蒼都聲音透著深深的無奈:“主上恕罪,我……無能為力。”

    葉凌宇心里狠狠的震了一下,一股涼意從背脊席卷上來。

    飛馳的速度稍稍有所減慢,他自己卻毫無察覺。

    他想過情況可能很嚴重,可沒想過嚴重到連蒼都都無能為力的地步。

    “主上請把她交給我。”蒼都道,伸手將瑤裳接過來,同時兩指點在瑤裳的額頭。

    力量涌入,控制住她傷勢的同時也封印住她的丹田。

    “到底是怎么回事?”葉凌宇還有些不死心的問,“太古噬心蟲到底是什么?”

    蒼都還未開口,應天玉接過話:“太古噬心蟲,這種東西沒有完整的形體,是在很遙遠的過去出現過的東西。”

    沒有形體的事葉凌宇知道,那東西就像是一團霧氣,不光火焰無效,就連領域之力都對它沒什么作用。

    “是靈魂體?”葉凌宇問。

    “靈魂之力確實也是構成它身軀的力量之一,不過更大程度上,它是咒力演化而來的。”

    “咒力?”葉凌宇心頭一點譜也沒有。提起咒力,他至今為止見過的這種力量,唯有羅剎的咒痕。

    這種力量不同于靈力、法則之力、天道之力和靈魂之力,是區別于這幾種力量以外的一種獨特的力量。

    “太古噬心蟲便是咒力演生而來,它既是活物,也是一道咒術。太古噬心蟲一旦入體,一條尚且可以驅散,兩條便是我和蒼都也無能為力。”應天玉說。

    連他們都無能為力……兩條便沒救了?

    葉凌宇的腦袋一陣陣的發懵。

    “太古噬心蟲種下也需要一些條件。”應天玉說,“要種下太古噬心蟲,必須是在人內心劇烈波動的時候,只要謹守心神,就能防止意外。”

    內心劇烈波動的時候?

    當時太古噬心蟲突然出現,無論是他還是瑤裳都過于心慌,是這個原因?

    葉凌宇努力去回想,去回想那個時候瑤裳的樣子……她緊張,焦慮,害怕,以及……擔憂……葉凌宇還記得她眼中的那抹擔憂,她擔憂的目光從始至終都望著葉凌宇。

    “若有蟲巢,太古噬心蟲也可以用精血培養。培養出來的太古噬心蟲種進人體內,可以借由此控制于人。”應天玉說。

    蒼都的手指一直沒有離開瑤裳的額頭:“以我之力,倒是能夠暫時封印瑤裳丹田,讓她不至于受人所控,但是要驅除太古噬心蟲,我已經辦不到。”

    有些話他沒有當著葉凌宇的面說出來。他能夠封印瑤裳丹田不假,但并不是永遠,總有一日封印會失效。封印需要消耗大量的力量,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永遠封印下去。等到封印失效的一天,也許瑤裳將會成為她們棘手的敵人。

    長痛不如短痛,其實最好

    的辦法,就是在此讓瑤裳解脫。

    已經無力回天,僅能如此而已。

    而且太古噬心蟲還有一個更加惡毒的特性,被種下咒蟲之人一旦身死,就連靈魂都會消散。

    是真正的魂飛魄散。

    蒼都一生見過太多的生離死別,本該對這樣的事麻木。可此刻手托著瑤裳,一股無奈和悲傷由心而生。

    瑤裳也是他看著長大的,親自見證瑤裳身死魂消,他也由衷的悲痛。

    畢竟連靈魂都消散,這是最悲慘的死法。

    蒼都看著瑤裳的臉,魅魔一族一生只會傾心一人,說是特性,卻更像一種詛咒。蒼都知道瑤裳心里裝著的是誰,也不止一次見過她黯然神傷的樣子。

    而直到現在,她的心結也只會隨著她的隕落而消失。

    對瑤裳本人也好,對戰況也好,蒼都都感到惋惜。

    本來斬殺一個主神,他們這邊占據了絕大的優勢,可同一時間卻又少了瑤裳這個魔主。

    葉凌宇表情看不出喜悲,從聽完蒼都的話以后他就變得面無表情。

    “如果用精血培養太古噬心蟲的人死了會怎么樣?”他聲音透出涼意。

    蒼都微微一愣,立馬明白了葉凌宇的意思。

    葉凌宇會突然這么問,恐怕是猜到剛剛蒼都的話里之意。

    “這我倒是不知,太古噬心蟲極為罕見,縱然是我,見過的次數也不多。至今為止,我也未曾遇過這樣的情況。按理說,僅有用精血培養太古噬心蟲的人才能控制被侵入的人。倘若那人身死,就無須再擔心瑤裳會被人所控。”蒼都道。

    話是這么說,但要找到那人甚至斬殺他,又談何容易。

    葉凌宇疾飛的身影突然驟停。

    他們飛了這么一陣,已經快退回蕭帝關了,葉凌宇卻在這種時候停下。

    后方傳來天主和主神極速逼近的氣息。

    “你停下做什么?”應天玉緊隨其后停下,厲色問。

    對方雖然少了一員大將,但他們這邊情況也不樂觀。

    而且現在龍皇暴怒,他們這邊也承受著莫大的壓力。這種時候稍微退一些,借助后方諸多強力陣法而守才是明智選擇。

    八品陣法雖然對天主無用,到能夠阻礙到主神,只要給他們壓力,也許能把他們暫時打退。

    “所有人停下。”葉凌宇簡單的發號施令。

    他話語中沒有那種極怒,但又極具威懾。

    那一剎那,應天玉有了一種錯覺。眼前這個男人,突然間給了她一種無形的壓力。

    在她的記憶里,葉凌宇一直是那個被她教訓到不敢還手的臭小子,哪怕在天穹宮里過了百年也依舊是。

    但這一刻,她在葉凌宇身上感覺到的是一種陌生。那突然流露出來的威嚴,有些不像是葉凌宇本人流露的。

    “臭小子,你發什么神經。后面有陣法可以依托,難不成你想在此抵抗他們?”應天玉急促的問。

    “天主層次交戰,距離關隘太近勢必會波及無辜。”葉凌宇平淡的說。

    他說這話的時候波瀾不驚,平靜如同止水。

    可恰恰就是這種平靜,讓應天玉等人有一種汗毛直豎的感覺。

    得知瑤裳無法救治,他本該心懷怒意。他此刻的平靜,就仿佛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就在他們短短的交談間,遠處的殺氣已經逼近。

    隨著刺耳的破空聲,龍皇四人以及眾多主神接連在周圍現身。

    同時數頭靈獸也緊隨著出現。

    “魔頭,今日殺你,以洗刷我天界之名!”幻天怒發沖冠。

    葉凌宇不喜不悲的看著他:“蒼都照顧瑤裳,前輩你們攔住天主,其余人拖住主神。”

    “你想做什么?”應天玉急迫的問,“想要擊敗天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用不著擊敗他們,拖住他們就是。”葉凌宇開口間,遠處的幻天等人已經殺來。

    應天玉只能硬著頭皮迎戰。

    蒼都要負責瑤裳丹田的封印,只能帶著瑤裳往后退。

    所有人里面,唯獨沒動的是葉凌宇。

    葉凌宇靜靜立著,一道道的身影從他身邊經過。

    瑤裳無法救治了?他嘴角浮現冷笑。

    可笑自己看著她走向這樣的末路,卻無能為力。

    很多往昔的記憶不受控制的在腦海里浮現。

    他屈指一彈,流火鋒芒出現在手中。

    這時候修經過他的身邊,身形稍稍頓了一下:“等戰斗結束我有話對你說。”

    簡單撂下一句話,俯沖出去,協助迷琴音等一眾實力較弱的魔主和主神大戰在一起。

    葉凌宇只是稍微側目看了一眼就不再關注,提著流火鋒芒踏空而行,每一步踏出,都有微弱的漣漪擴散。他不急不緩,重劍托于身后,一步步走向幻乙一的所在。

    幻乙一和秦和歌在人群的角落,聯手逼退對手,同時望來。

    “臭小子,居然連太古噬心蟲都沒能要了你的命。”幻乙一冷哼。

    “太古噬心蟲是你所控的,是不是?”葉凌宇劍鋒前劃,拉至身前。

    幻乙一只是冷笑,卻不說話,和秦和歌朝著兩邊緩緩挪步,做勢欲攻。

    就算他們不說,葉凌宇也能夠肯定,培養太古噬心蟲的人必然是他們兩人之一。

    幻凡塵堂堂主神被人所控,能控制他的也唯有主神。

    幻乙一和秦和歌是知情的,甚至讓幻凡塵帶著太古噬心蟲進去蛇腹也肯定是他們兩人所指使。

    他們兩人之一,又或者兩人都和太古噬心蟲有關。

    周圍交手的動靜不斷,上演著一場亂戰。

    一陣靈力波動爆發,明晃晃的刀刃出現在葉凌宇的頭頂。

    秦和歌突然間現身,四周留下空間之力的波動。

    “死!”刀勢兇猛,秦和歌獰笑。

    葉凌宇在恢復力量的同時,秦和歌同樣也在恢復。

    就算這一刀催動的力量不及他全盛之時,也依舊不容小覷。

    葉凌宇身形不動,重劍一震。鋒利的氣勁奔襲而出,秦和歌的長刀應聲而斷,斷面光滑如鏡。

    葉凌宇出劍迅猛,如果只是劍招厲害也就罷了,秦和歌在葉凌宇出劍的剎那,莫名的有一種仿佛被人從中劈開的感覺。

    心神恍惚了一下,本能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危險,連忙從葉凌宇身邊抽身退后。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求魔問道》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求魔問道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魔問道》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