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五百八十三章 五九爺表示,還能再戰一百年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奶爸戲精正文卷 第兩千五百八十三章 五九爺表示,還能再戰一百年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大清早,59S突突冒著黑煙從訓練場開出來了。

    哦,這玩意兒在洋人眼里叫啥咱不知道但在咱的序列里永遠是59.

    你要說那不是59你眼睛得多瞎啊。

    數一數負重輪你能不明白?

    車長老王甩了一下腦袋,有點懷念地深深吸一口氣。

    啊!

    是我大五九的味道!

    老王在這老家伙里頭顛簸了十多年,對這玩意兒實在太熟了。

    從剛入伍開始,擦車,擦車,擦車,到后來這玩意兒退伍的時候老王哭成傻逼,說起來,那可都是感情,老兵對老兵的感情。

    炮手小李子有點奇怪,這老伙計是挺落伍的可你也不至于被氣得哭呢吧?

    “你懂啥,想當年,藍軍剛成型,我們就是開著這家伙跟對方的獵豹飚速度呢。”老王有點想大草原上浪一回。

    小李子和后頭的小黃差點嚇吐了。

    你別開玩笑!

    這老伙計能跟得上獵豹的速度?

    這可是我們唯一一款以年代命名的主坦了啊!

    就累死也趕不上十年前列裝的第一代獵豹的!

    “你懂啥,原來我們還用五九代替M1A2,好家伙,一群興高采烈開著‘高原雪狼’的紅蘋果,剛熟悉了那車的性能,上來正準備跟我們五九老爺搞一下短跑賽,你猜怎么著?靠近了一看,一水五九上頭貼著一溜兒加粗加大的斜杠字體:這是M1A2,當時那幫孩子就哭了,打我們五下沒理會,我們打他們一下就趴窩。”老兵擦擦眼角,“丟人啊,咱沒人家的能耐,只能用五九老爺充數,那哪叫對抗,那就是過家家啊。”

    那難怪……

    “該不會你們還用五九老爺號稱咱們的‘猛虎’來著吧!”小黃急忙問。

    老兵傲然道:“老子們當時還打算冒充‘天啟’來者。”

    嘖,咱們終于有了虎豹狼系列之后你看這幫家伙樂的。

    “我覺著老伙計還能再扛九十九年,畢竟現在59才排到Z。”老兵很惋惜。

    可……

    “說你傻你還不相信,知道咱序列號以啥為最末?不是Z,是他娘的N!無窮大那個N!”老兵吐槽道,“有一回試駕,我還聽陸重那幫王八蛋說,正根據網友腦洞,準備開發一款命名為59N100的空天天坦,說什么,”老兵皺眉想,“他娘的要上天和賊鷹的B2肩并肩,老子差點吐那幫不要臉的一手尿,有本事你開發出去月球基地的59N101啊,吹牛誰不會。”

    小戰士就當聽個樂子。

    可老兵嚴肅地警告:“別瞧不起老伙計,這玩意兒除了上天入地那是無所不能,就說這動力和變速箱吧……”

    小黃連忙問:“比得上AGT-1500,Alison X-1100-3B?”

    老兵怒:“想不想出去浪一圈?”

    想!

    “那就把嘴閉上,他娘的,五九老爺從不和瞧不上它老大爺的玩意兒浪起。”老兵嚴肅批評一幫小戰士,“給五九爺換上核動力,不用變速箱也能高原大漠雪山沼澤浪到飛起你敢信?”

    不敢!

    到底是老兵了,該退下來啦!

    老兵得意道:“所以說,這次得感謝小關這小子,要不是他從博物館請了這些老伙計,我估計趕退休真摸不到老伙計。”

    正說著,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吱嘎一聲響,五九爺造反了。

    老子生來就在這地兒溜達逗悶子,現在還在這一畝三分地浪去?

    不干!

    你把老子送到八千米的山上,看老子一個怒吼山腳下那幫玩意兒怕不怕!

    老兵也想揍那幫動輒找揍的玩意兒啊。

    但這很不給老搭檔面子就很傷感情了,老兵跳下來罵罵咧咧就往底盤下鉆去。

    “等會!”一聲大喝從前頭傳來,有小將叫道,“你敢讓我鉆進去看看五九大爺長啥樣嗎?”

    誰?

    老兵爬起來就往前看,這一看差點嚇軟了雙腿。

    一滿臉不正當的小破孩兒,蹲馬背上跟個猴兒似的正沖五九大爺瞪眼。

    太子?

    老兵連忙打立正,太子哥揮手:“沖我敬啥禮,我就一干吃國家飯不給國家做貢獻的小屁孩子,別玷污了咱的軍禮——那啥,老班長,你敢讓我鉆五九大爺底下看看不啊?”

    這小孩怎么跟傳說中一樣鬧騰?

    這還只是一個,后頭馬蹄聲響又跑過來五個。

    老方家的一個,老李家的倆,親王家那倆混蛋也跟來了。

    小方叫一聲:“久聞五九大爺威名,你敢帶我去浪一圈嗎?”

    好嘛,一群小混球兒。

    要說還是小公主最本分,從一女散人懷里鉆出來,連忙向幾位戰士敬禮,脆生生問好:“班長伯伯好,老兵叔叔好。”

    老兵撓著頭迎過去,就看到太子哥嗖一下從馬背上跳下來。

    這小子會騎馬,就是個頭太小只能讓人抱著。

    “你說這事兒鬧的,還想縱馬馳騁浪一圈,可惜,”太子哥拉著老兵直奔主坦,樂得跟個大傻子似的叫囂,繞著主坦轉一圈,很難為情地道,“五九大爺實在太熱情,愣不讓我騎馬,也是,騎馬啥時候不行啊?跟五九大爺浪一圈才是難得的機會,那行,我答應了,咱這就出發,現在走,敢天黑肯定到西白令,明兒一早咱在坎拿大都吃早飯。”

    戰士們看著都擔心,那么高的戰馬你跳下來……

    “哎呀沒啥事,打遍帝都幼兒園無敵手,區區烈馬能奈我何?!”太子哥謙虛,“也就是這小馬駒小灑家幾歲,要不然,且看灑家醋缽大的拳頭打到它馱著咱一馬那就殺到森德雷。”

    你這滿嘴黑話都擱哪學的啊?

    一個不小心,五個混小子全爬五九上了。

    老兵欲哭無淚,按說咱太子從小就這么皮,還不在乎五九滿身的征塵,那咱老兵該高興啊。

    可你們這幫小王八蛋,誰敢帶你們坐五九去浪去嘛。

    老兵把希望寄托在小公主手里。

    小公主一揮手:“介個系情我系不懂噠,我要找小闊耐玩耍,啁!”

    好嘛,能管得了的都先跑了。

    老兵看看幾個大內侍衛……

    “別,我們可管不了。”那幾個拿眼睛瞅著老康。

    老康很為難。

    “哎呀,磨嘰啥,我,太子,反正只要不死將來肯定皇帝,連五九大爺都沒跟過,我能干個啥?”太子哥暴躁地沖老兵們喊,“人家說,江南天子皆詞客,寡人不信這個邪!”

    等下!

    你怎么就江南天子了?

    “自古以來,胡騎眼里咱不就是江南天子嘛。”太子哥怒罵,“你們看李后主那小子都江南成啥了,再看看土木堡被差點滅了,還連累咱二十萬大軍的英宗皇帝那個廢物,他們為啥被人家滅了又滅,摁在地上一頓狂暴摩擦?還不就是他們從小不敢騎馬,遇到五九大爺就嫌棄得跟啥似的,咱不能當那廢物啊,”這家伙悍然蠱惑,“要不你們造反,把老朱家從龍椅上趕將下來,我就不強求跟五九上山。”

    幾個混世魔王一起點頭:“對對對,你們也把老方老李拉出來給收拾了。”

    “親王是個啥?人家嘴里的余毒!”親王家那倆也鼓勵,“請,帝都在那個方向,你們一馬三千里晚上就到,順路把津門那王爺給消滅了……”

    聽這幫混蛋講話簡直遭大罪。

    老兵看看老康,你是不是該制止一下?

    “別看我,這幾個玩意兒在紫禁城也敢這么蠱惑,我們可管不了。”老康攤手策馬往旁邊跑。

    一幫小混蛋,以為這沒人治得了你們了?

    那帶頭大哥還在西南劇組,誰能收拾得了這幫貨啊?

    真有!

    這幫玩意兒跟關蔭關系實在好,板著臉收拾都不怕挨揍。

    可有一人一聲令下這幫玩意兒得打立正。

    誰?

    小姐姐。

    這不,剛拿著劇本準備今兒成立劇組,還考慮一會兒是先通知群里的人過來試鏡,還是微博上喊一聲,就看到一匹馬噠噠噠進了劇組,定睛一看是小公主,小姐姐扔下劇本就往外跑。

    小公主都來了,小魔王必定會跟著啊。

    那可是個惹事精,肯定敢跳上五九殺奔島南。

    果然,小公主一見面就告狀,幾個混不吝在外頭堵著坦克想浪起。

    小公主也給那幫小子求情了:“姐姐可以考慮給他們一個機會哦,都是長在溫室里的花朵兒,總以為戰士有多威風,應該讓他們知道,戰士們的偉大,是在很難受的環境里磨練來的,不能光讓他們向往威風而忘卻背后的痛苦。”

    小大人似的莫名讓人喜愛。

    小姐姐笑道:“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可以讓他們體驗一下,好啦,小可愛還睡著呢,快去找吧,留了一大堆好吃的,牛肉干都打包好了哦。”

    小公主拍手高高興興地道:“小妹妹有偷偷告敘人家噠哦!”

    跑兩步,小公主聽到馬蹄得得,回頭一看嚇了一跳,溫柔可親的小姐姐手提戰刀,躍身上馬眨眼間疾馳出營門,那英姿颯爽的真和古代點兵出戰的女將軍一般!

    小姐姐好威風吖!想學!

    小公主剛想呢,忽然聽到房子里哎呀一聲,窗子上出現一個小小的人兒,有大大的笑臉,還穿著小貼身衣服呢,就揮舞著小手手在窗臺上喊:“公舉姐姐快進來吖,腫么木告敘人家吖?”

    小公主撒腿就往房間里跑,笑呵呵揮舞著手,熱烈地回答著,說:“要給小闊耐一個驚喜,嘻嘻,驚喜嘛?”

    小闊耐驚喜道:“肥腸驚喜吖,姐姐快進來,人家還木穿衣虎嘞吖,有漂樣衣虎,人家還請阿希魚阿姨給姐姐桌惹一身,闊漂樣,闊漂樣,快系系!”

    “哇!有新衣虎,要系噠,快讓人家系系!”小公主的回應顯然也很驚喜。

    小姐妹倆見了面,那自然有一番好敘舊。

    可那幫小王八蛋糟了。

    他們的克星殺出轅門了。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奶爸戲精》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奶爸戲精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奶爸戲精》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