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五百七十八章 螺螄粉……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奶爸戲精正文卷 第兩千五百七十八章 螺螄粉……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關蔭又被劇組趕出門了。

    殘暴!

    跟這人一起拍戲簡直殘暴。

    你啥都一條過讓別人咋辦?

    鄭英雄意見最大,他認為自己的本事還是行的。

    可這要看跟誰比。

    “你讓我跟柳珠比,就她那一張臉往鏡頭前一貼,就跟念稿子似的,我打到她叫爹!”鄭英雄跟劉緒峰提意見,“但是你不能找這種狠茬教訓我啊,好歹你得讓大家稍微喘口氣不是?”

    話雖如此說,鄭英雄心里是服氣的。

    他引以為豪的武打鏡頭,在人家手里簡直就是玩。

    鄭英雄原本感覺自己在武器方面比較有優勢,這幾天也被虐的整天耷拉著臉。

    就一件,人家的握槍姿勢都吊打了他。

    鄭英雄原本拍的影視劇里持槍基本都是怎么帥氣怎么來,那也是從國外槍戰片里學來的。

    可在這個劇組,他明白啥叫專業。

    明明是抓捕,你還學好萊塢大片里雙手持槍對準目標。

    那你是作死,尤其敢貼著目標還這么玩的。

    關蔭用看起來很像以前的老電影里的持槍姿勢,在戒備或者抓捕敵人的時候表現出來的鏡頭感讓專業指導人員稱贊不已。

    甚至他在不同器械的轉換中能根據環境需要迅速變換持槍姿態。

    很讓一些人奇怪的就是他那種看著比較古老的姿態,他會把武器放在身前而側身對著目標,武器在對方至少兩米之外對準目標軀干。

    當然,戰斗中的持槍動作就不那么含糊了。

    這一手讓鄭英雄不得不服,他原本以為自己這段時間學的專業姿勢保證他是最明白的那個人兒。

    就為這件事鄭英雄抗議過幾次。

    你沒事兒少在劇組轉悠,劉導兒動輒把你拉出來做示范。

    有意思?

    有能耐你給個破綻啊!

    今天,拍攝完冷風擊斃光頭的鏡頭,一幫人驅趕關蔭出去溜達,為此,一幫人湊了兩百塊錢塞給他了。

    “這兒的過橋米線不咋正宗,但螺螄粉可真好吃!”鄭英雄為今天少受虐付出了先嘗過螺螄粉的代價。

    哦,這可不是桂地。

    這是桂地西南方向的邊境,差不多已經到北緯二十度以南了。

    那奇怪,這地兒的螺螄粉保正宗嗎?

    關蔭溜達著在劇組外的小鎮轉了一圈,啥沒找到就找到到處的桂林米粉小店。

    還有數不清的三蹦子:“小弟,走啵?”

    關蔭溜達著在各個店前看了一下,聞味兒似乎很正宗。

    具體……

    關蔭踟躕著,摸著口袋里兩百塊錢真不敢下手。

    萬一吃不慣,錢可就白花了!

    這家伙來回溜達終于把幾家店主惹毛躁了。

    干啥?

    你是關老師就敢在我們店門口到處溜達?

    “有本事你來嘗一下,保準比帝都豆汁兒好吃啊。”一靸著拖鞋抽水煙的老弟邀請。

    關蔭湊過去看了一下:“你這螺螄粉保臭嗎?”

    你鼻炎?

    “不臭還能叫螺螄粉?”店主很熱情,“這么著,你先嘗一口,不好吃咱們不要錢。”

    真的?

    關蔭大喜,連忙挑一張凳子,蹲上頭——這兒的人都這么蹲的,然后喊一聲:“小哥,來一碗螺螄粉,多加豆角少放辣,再給弄一碗米粉嘗鮮。”

    ……

    看你這架勢,好像很熟悉這流程啊?

    關蔭哪管螺螄粉放豆角是哪的特色,他現在吃肉夾饃都要放青辣子呢。

    這地兒距離桂地有點遠,人家改良一下適應安南的人的口味再吃怎么了?

    一大碗螺螄粉上來,幾十個人抄起手機圍過來。

    吃,你吃。

    你別管我們,就是拍下你關老師吃螺螄粉的糗態。

    這玩意兒一般人真心頂不住啊!

    關蔭以為遇到大衣哥的待遇了,多少有些不太高興。

    哪想到一幫人吵吵嚷嚷:“打個賭,不吐我家秘方送你一份!”

    哦!

    合著是看我表演吃螺螄粉咋吐是吧?

    關蔭還真不在乎,因為他吃這個真心不吐。

    原時空,他可沒少在螺螄粉攤主邊上轉悠。

    他還陪同桂地去南海度假的老頭兒老太太吃過一個月螺螄粉,早餐吃。

    所以……

    哧溜一口,觀眾直叫標準。

    螺螄粉咋吃?得吸溜著嗦啦!

    一大口吃下去那不叫嗦粉,嘴皮子跟螺螄粉發出聲響才叫嗦粉呢。

    關老師顯然很讓當地老百姓順眼,這人嗦粉的姿勢和聲音極其接近當地傳統。

    “不咋臭。”關蔭有點嫌棄,“還不如王致和臭豆腐。”

    嘿!

    你倒埋怨起大家了啊。

    “要不再給你加點筍,這個味道很淡。”店主小哥端著酸筍湊過來說。

    滾!

    眾所周知,螺螄粉的筍和螺絲所謂不臭就跟山城“吃啊,這個不辣的”是一個道理。

    那你埋怨啥?

    “我想賴賬啊。”關蔭理直氣壯。

    一群人絕倒,索性收起手機都不拍了。

    這人就不是大明星,那還是跟他扯幾句閑篇。

    比如那幫玩意兒最近鬧騰的比較厲害,關老師買了那么多洗衣粉啥時候送去。

    還有就是對于糧食的關懷。

    這地方可是高產糧區,河谷地帶加梯田足以供應三季稻的需要。

    大家比較關心的就是糧價會不會漲。

    當然了,一般人也不可能說糧食價格不能增長這種話。

    那是人家吃飯的營生咱得理解。

    關蔭想半天才說:“咱們國家的糧食儲備足夠吃幾年的了,哪可能漲啊,倒是蝗蟲來了有可能會造成一點區域性價格波動,總不能盼著這個當黑天鵝吧?”

    不能。

    一抽煙大爺憂心忡忡地道:“怕只怕稍微有點風吹草動,人家聯起手跟咱們橫眉豎目。”

    敢?

    誰折騰抽誰,和平與發展才是主題。

    關蔭就透露了一個細節:“五墾現在都把糧囤打開來曬了。”

    那的確有足夠多的糧食。

    那安全問題呢?

    “前段時間我們這還有不少偷跑過來的,好的一點是沒給發錢讓回去,往年,一年四季都有人偷偷往這邊跑呢,咱們又是給錢又是買票,純粹當大爺給送回去了,這么下去人家每年都來碰瓷咱們能頂得住嗎?”大爺告狀了,“還有,這邊年輕人談對象現在在那什么新娘的事情里弄的有點麻煩。”

    關蔭放下筷子仔細傾聽,老百姓是不贊同還是贊同那得搞清楚。

    這種情況應該有大量當地群眾贊同的吧?

    他還真想錯了,贊同和不贊同的都有但更多的還是希望規矩能照顧點。

    來了不想回去的當然是有,但沒某些不良媒體說的那么不要臉。

    最多的一種情況是來了,錢到手立馬就跑。

    “現在還有主動跑過來的,而且不僅僅是要嫁到這里,更多的是站在路邊,專門吸引那些沒文化沒工作沒能力的小年輕們,一進房,那你三百五百掏錢,本來五十一百說好,現在要你三倍五倍掏錢,不然就鬧事,咋辦?”一鄉鎮的人員也湊過來,很生氣地告狀,“這種情況,打擊吧,沒那么多人手,不管吧,問題弄的越來越嚴重,節度使府光給我們加壓力,沒用,人手不夠而且因為教育水平的問題咱們這沒法徹底杜絕這種情況的。”

    那你們的意思呢?

    關蔭掏出筆記本準備寫報告。

    他得把情況給三巨頭寫個奏折才可以。

    小說屋 www.rpgfom.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奶爸戲精》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奶爸戲精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奶爸戲精》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